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保鲜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09 14:03)


  自从三个月前被解雇,珊蒂的丈夫一直待在沙发上。三个月前,他回家那天,脸色苍白,神色惊慌,手里的盒子装满了上班用的东西。“情人节快乐。”他对珊蒂说,把一盒心形包装的糖果和一瓶威士忌放在餐桌上。他把帽子摘下来,也放在桌上。“我今天被人炒了。亲爱的,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珊蒂说。她想表现得积极点儿,但其实自己也很害怕。最后,他说,他要睡了,所有问题都等着以后再说吧。他的确这样做了。那晚他睡在了沙发上,之后的每一晚,他都睡在那里。
  失业后的第二天,他去城里的政府办公室咨询有关失业福利的事,填填表格,也试着找找工作。不过,不管是他干的那行,还是别的行业,都没合适的岗位。当他试着向珊蒂形容找工作的地方那人山人海的场面时,他的脸变得大汗淋漓。那晚他又回到沙发上。
  珊蒂发觉,他开始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耗在那上面,好像既然没了工作,他就有理由倚在沙发上了。
  有时他会浏览一下珊蒂从食品店拿回家的杂志;更多的时候,她发现他在看一本厚书,那本她参加读书俱乐部得到的奖励,叫什么《历史谜团》。他用双手把书撑在面前,头向前倾,好像真的被里面的内容吸引着。但后来她发現,他的阅读似乎根本没有进展,总停在那几页上面,她猜就在第二章前后吧。有一次,珊蒂也拿起书,翻到他正看的地方。在那里,她读到:荷兰发现一具埋在泥沼里两千多年的男尸,有一页上还配着照片,男人的额头皱着,脸上却有一种安详的表情;他戴着一顶皮帽子,侧躺着,除了手脚干枯,他的样子并不可怕。她又读了几页,然后翻回她打开时的地方。她丈夫总把书放在沙发前面的咖啡桌上,一伸手就能够着。
  报纸还是每天都来,他会从第一版看到最后一版。她发现他什么都读,讣告,各个主要城市的天气预报,甚至连经济新闻里有关企业吞并和银行利率的消息也不放过。
  早晨,他起得比她还早,抢占卫生间,然后打开电视,做好咖啡,让珊蒂觉得他每天这时候都精力充沛又乐观兴奋。不过还没等到她出门上班,他便又在沙发上蜷成一团,盯着电视看了。下午,她回到家,电视经常还开着,他还在沙发上,不是坐着就是躺着,穿着他过去上班时通常穿的那条牛仔裤和那件法兰绒衬衣。有时电视关着,他坐在沙发那儿,抱着他的那本书看。
  “怎么样,还好吗?”她看他的时候,他会问。
  “还行。”她会说,“你呢?”
  “还行。”
  他总会在炉子上给她热一壶咖啡。他们在客厅里谈论珊蒂一天的工作,她坐在一把大椅子上,他仍坐在沙发上。他们会举起各自的杯子,喝着各自的咖啡,就像正常人一样,珊蒂这样想。
  虽然珊蒂知道情况正变得越来越不正常,但她还爱着他。她为自己还有活儿干而心存感激。有一次,她跟一个女伴聊了些心里话,聊起她老公成天待在沙发上的事。不知怎么的,她的朋友似乎并不觉得那有什么奇怪的,这既让珊蒂吃惊,也让她很沮丧。
  她的朋友给她讲自己一个住在田纳西州的叔叔,在四十岁那年,就躺上床再也不肯下床了。而且,他经常哭,每天至少哭一次。她猜她叔叔是在害怕变老,或者可能害怕自己得了心脏病之类的疾病。现在,她叔叔六十三岁了,还活着呢。
  听了这些,珊蒂都快被吓晕了。她想,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么,那个男人就在床上躺了整整二十三年呀。珊蒂的丈夫现在只有三十一岁。三十一加上二十三是五十四。天哪,一个人可不能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耗在床上,或是沙发上呀。如果她丈夫真是得了什么病,或者出了车祸,她知道自己还能忍受。要是那样的话,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活在沙发上,她得给他送吃的,可能还要拿着勺子喂到他的嘴边——这或许还包含某种浪漫呢。但现在,她的丈夫,一个年轻且健康的男人,就这么赖在沙发上,除了上厕所,或是早上开电视、晚上关电视得起来,压根不想动,这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让她觉得很羞耻,除了那次和朋友聊天,她再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一天傍晚,她下班回来,停好车,走进屋,一开厨房门就听见客厅里电视的声音。咖啡壶在炉子上,火调到了低挡。她拿着钱包站在厨房里,能看见客厅里沙发的背影,还有那台电视,屏幕上人头攒动。她老公光着脚,脚丫子从沙发一头伸出来。沙发另一头扶手的枕头上,她能看见他的头发,一动不动。他可能是睡着了,或是没听见她进来,当然也可能没睡着,而且听见她进了屋。不过,她觉得这都无所谓了。
  她把钱包放到桌上,走到冰箱跟前,想拿瓶酸奶喝。开冰箱冷藏室门的时候,一团温吞吞的热气扑向了她。她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那里面一塌糊涂,上层冷冻室里的冰激凌化了,流得到处都是,流到了吃剩下的鱼肉棒和卷心菜沙拉上,流进了装西班牙炒饭的碗里,甚至连冰箱的底盘上都积了一摊。再打开冷冻室的门,喷出来的臭气几乎让她恶心得想呕吐。融化的冰激凌覆盖了整个底部,和一包三磅重的牛肉饼混在了一起。她按了按裹着牛肉的玻璃纸,手指竟陷了进去。所有的东西都化了!
  她关上冷冻室的门,从下面的冷藏箱里拿出一盒酸奶,打开盖子,使劲儿地闻了闻。直到这时,她才冲着丈夫大嚷起来。
  “怎么回事?”他说着坐起来,“咳,出什么事了?”他一边回过头看,一边挠着头发。珊蒂看不出来他刚才是不是一直在睡。
  “该死的冰箱坏掉了!”珊蒂说,“就是这个。”
  丈夫从沙发上起身,调小了电视的音量,后来干脆关了,走到厨房里。“让我看看,”他说,“亲爱的,这不可能啊。”
  “你自己看吧,”她说,“所有的东西都要坏了。”
  丈夫先看了冰箱里面,表情凝重。然后又在冷冻室里到处戳了戳,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4.html

上一篇:人与自然 下一篇:女友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

  • 卖书 卖书 2020-06-09
  •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