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中国孩子,提前成熟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6-28 09:10)


  如今的中国人,比任何时代都更看重孩子和教育。
  家长希望孩子赢在起跑线、赢在胎教、赢在择校、赢在才艺、赢在外语。中国的孩子很忙。他们忙着学习、上各种兴趣班,也忙着从心智上、行为上向成人社会靠拢。钢琴已经成为中国孩子兴趣班的基本课程。
  他们是启蒙思想家卢梭所说的“早熟的果实”,而卢梭1762年在《爱弥儿:论教育》中写就的这段话,在今天看来也相当贴切:
  “大自然希望儿童在成人之前就要像儿童的样子。如果我们打乱了这个秩序,我们就会造成一些早熟的果实,它们长得既不丰满,也不甜美,而且很快会腐烂:我们将造就一批年纪轻轻的博士和老态龙钟的儿童。”
  这是被“催熟”的一代。香港无线电视(TVB)2016年播出的纪录片《没有起跑线?》,揭示了香港孩子成长的残酷真相: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要接受胎教——比如听英语故事,这样出生后就不会抗拒英语。
  有些心急的家长,在孩子还没出生时就开始物色幼儿园,孩子6个月大就开始上游戏课,之后上早教班。而孩子上了幼儿园,早则K1,迟则K2(分别相当于小班、中班),家长就要谋划“幼升小”大事——会乐器成为必备才艺。
  香港有些小一的申请表直接问孩子会几种乐器,学钢琴、小提琴已经拿不出手,甚至“八级已经没什么用了,进小学前就要取得表演级”。
  上了小学,放学后的时间被各种兴趣班排得满满当当的,别人学10个兴趣班,自家孩子就要学20个,其中包括为“小升初”而上的面试课,由专人传授面试技巧和话术……
  内地小朋友的“奋斗”轨迹,和香港小朋友大致相似。
  2018年年底曝出的“5岁小盆友的豪华简历”,就是为“幼升小”准备的,其中的一些描述,就连大人都自愧不如:“英文(书)年阅读量超过500本”,“去过国内外30多个城市”,“4岁半开始学钢琴”,等等。
  此外,家长动用各种资源帮助自家孩子在班干竞选中胜出;以某些指标来完成跟“鄙视链”下层的“区隔”(不让孩子跟没有英文名的小朋友做朋友);以及小学要求小学生填写职业规划(“让孩子们的自我认识和社会的大环境逐步地建立联系”“提升学生对整个社会行业职业的关注度”)等,也是按照成人世界的逻辑“催熟”孩子的典型例子。

1


  让我们看一组数据,感受一下孩子有多累:
  首先是平均每日在校时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课题调研显示,2015年,小学生平均每日在校时长为8.1小时,初中生则为11小时,比一般上班族的工作时间都要长。
  其次是每周校外学习时间——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的数据显示,中国学生平均每周课外学习时间13.8小时,名列全球第一。
  加上校外辅导和私人家教,每周校外学习时间达17小时左右,远高于OECD(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值7.8小时。
  课外的学习对中国孩子来说,也是很大的负担。
  再次是睡眠时间——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的《2019中国青少年儿童睡眠指数白皮书》显示,全国青少年睡眠状况平均分值为67.14分,刚刚过及格线。
  在6—17岁的孩子中,有62.9%睡眠时间不足8小时,其中13—17岁(初高中阶段)的孩子睡眠时长不足8小时的更高达81.2%。
  睡得最晚的是内蒙古自治区的孩子,有64%的孩子22点以后才入睡;起得最早的则是江苏省的孩子,有3.7%的孩子起床时间早于清晨5点,有54.6%的孩子起床时间在5至6點。
  其四是近视率——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近视患者人数达6亿,青少年近视率世界第一,其中小学生近视率约40%,高中生、大学生近视率约70%。
  从前两项数据来看,在校时长加上课外学习时间,中国孩子平均每天的学习时间分别达到10.5小时(小学生)、13.4小时(初中生)。
  在中国的校园里,随处可见近视的小孩。
  德国《商业内幕》杂志2018年9月的一篇报道描述了重压之下的中国孩子的个案:
  晚上9点,13岁的兰兰(音)坐在北京一家咖啡吧里。
  来自美国的外教安娜正在进行40分钟的授课。兰兰在北京最好的中学之一上初二,她很少能在晚上11点之前睡觉,甚至周末还得补习语文、物理和数学。
  像兰兰一样,大多数中国孩子必须在空闲时间继续学习。他们没有多少时间让自己成为“一个孩子”。
  事实上,他们也没有多少时间睡个好觉。中国学生的“工作日”从一大早就开始,在深夜结束,甚至经常在午夜之后才结束。可是,许多父母认为,这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
  中国孩子永远有做不完的作业。

2


  “赢在××前!”
  “加油!距离高考还有6574天!”
  孩子刚刚出生,一位家长就给孩子写下了这样的寄语——显然,这位家长希望孩子“赢在出生后”。
  出现在《没有起跑线?》中的二胎妈妈Irene则将起跑线的时间提前到孕期——希望自己的二胎女儿“赢在子宫里”。
  Irene头胎是个儿子,最初她抱着不想做“怪兽家长”的念头,什么也不为儿子准备,直到他1岁半才开始联系Pre-Nursery(供2岁孩子就读的幼儿班)。
  处处碰壁后,“才发觉儿子已经输在起跑线上”:别人家14个月的妹妹能背26个英文字母,自家儿子21个月大,还只会说字母B,这还是天天听大人叫他“BB”才记住的。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