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盛夏往事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26 08:44)

  每年的夏总是少不了雨,充沛的雨量让三伏暑天在濡湿中多了一丝清凉,以消暑气熏蒸、大汗披沥之感,今年犹胜。
  公园里,紫薇花在蒙蒙细雨中开得缤纷熠燿,一朵朵紫盈盈粉灿灿缀满枝头,一粒粒细小的水珠在花瓣间滚动滴落,似满腹心事的妙龄女子在倾诉心语。我与花两两相望,那些栖息于记忆深处的盛夏往事,竟如那枝间明艳动人的花儿,让人心驰神骋,神思缥缈。
  孩提时代,盛夏清晨,总喜欢跟在爷爷身后。田间地头,菜叶禾苗间挂满露珠,穿梭其间,时常是脚底挂泥,塑料凉鞋湿漉漉滑腻难行,有时索性扔掉鞋子赤足疯跑。爷爷一边大汗淋漓地锄着地里的杂草,一边捋着胡须说:“伏天无酷热,五谷多不结啊!”
  那“汗滴禾下土”的一幕,就定格在了我的记忆中。
  蝉儿在枝头狂鸣,调皮捣蛋的男娃们掏出弹弓一阵碎石狂射,可知了声依旧,却惊得一树鸟儿四散乱飞。我则在清风逶迤中,采撷着一朵朵粉嫩香甜的喇叭花,有时再拽下几枝狗尾巴草搭配,只管自顾自把玩着。有时,风儿会撷着五大大(通泰方言片区中,扬州、镇江、泰州部分地区,“大大”是指父亲的哥哥,也指与父亲同辈且比父亲年长的男性长辈)地里的甜瓜香飄入鼻翼。看我呆呆地盯着一个个馋人的小瓜,五婶总会挑个熟透的摘下塞给我。那咬一口脆生生倍儿香的美味,爷爷说,方圆几里,就五大大能种植出那个味。
  学生时代的暑假,夕阳西下时,我常与友人相伴,怀抱着刚半岁的小侄女,穿过一条铁路,再沿坡下行,来到一大片香馨清悠的荷花池边。荷塘里菡萏吐蕊,翠叶如绫,有时友人会摘下一片荷叶轻放在小侄女头上,她“咯咯咯”的笑声便洒满了池塘。
  至今记得在那个酷热难耐的暑假中午,补课归来途径荷花池,我坐于树下休憩,同年级的一个男生羞赧着鼓足勇气走到我身边,把一朵粉红色荷花和一个快要融化的雪糕递给我,而我却起身头也不回地跑开了。多年后,我依然对当年那个鲁莽蠢傻的自己耿耿于怀,何以如此去伤害一份纯真的情感,让他在炎炎夏日如遭冷雨浇淋。
  又是一年盛夏,我刚从一场大病中缓过来。丈夫陪我在公园漫步,突然遇到住院时同病房的病友,我们坐于林间畅聊。她经过手术与半年多的中药调理,身体已无大恙。经历了病痛折磨,我们都对生活有了更多领悟与热爱,放眼所望,看到翠竹青青绿草茵茵,我们竟异口同声说了句:“活着真好!”
  回到今年的盛夏,雨过初霁,空气清新,一切都像被濯洗过一般亮目润心,神思游走于悠悠往事间,突然就想到钱红丽老师那句话:“多年的日后,有些往事逐一成了美丽的回忆,琥珀一样的被养在光阴深处,愈旧,愈显出尊贵。”
  编辑 杨易霖 744628926@qq.com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866.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随机文章

  • 下车 下车 2020-11-16
  • 沙滩上 沙滩上 2020-11-16
  • 小溪与风 小溪与风 2020-08-27
  • 热门文章

  • 卖书 卖书 2020-06-09
  •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