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屏读的天堂,还是纸读的炼狱

(来源:网站编辑 2020-10-12 08:54)

  数字化社会,绝大多数事件都能通过屏幕完成,轻松的屏幕阅读,逐渐成为孩子们的阅读首选。毫无疑问,在数字化时代,阅读的概念正在发生变化,人们越来越多地通过屏幕,而不是通过纸质文本获取更多信息。我们正处于被各种屏幕包围的世界:电视、电脑、笔记本、手机、电子阅读器……以屏幕为载体的数字化阅读方式正在成为人们的选择。
  第十七次全民阅读调查显示: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保持增长势头,数字化阅读方式(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阅读、PAD阅读等)接触率为79.3%,较2018年的76.2%上升了3.1个百分点。这样的趋势不仅反映了成年人的阅读方式,也反映在出生在互联网时代,在互联网环境中长大的孩子的身上,第一次接触屏幕阅读的年龄不断提前,这些孩子通常被称为“互联网土著”。
  当我们在为阅读表面繁荣鼓舞时,我们应冷静地去思考一些问题:在当前的技术环境下,我们是否正在改变阅读的含义?阅读方式的改变是否意味着阅读文化和价值的重塑?阅读者在屏读和纸读时思维方式和阅读习惯的差异何在?新一代人正在用新的方式连接大脑,培养出对未来媒体环境有益的技能,是有利阅读还是有损阅读?
  脑科学家罗杰·沙蒂尔就曾警告说:正在进行的阅读转型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他声称,“文字从一种媒介转移到另一种媒介,从书本到屏幕,将创造出不可估量的可能性,但这也会对文本造成暴力,因为它将文本与它们出现的原始物理形式分开,而这些形式有助于构成它们的历史意义。”如今,许多神经认知、阅读和儿童发展等研究领域的专家,正在试图通过研究来回答这些问题,引导人们正确地认识屏读这一新生事物。
  在《科学美国人》杂志最近的一篇文章上,研究者贾布声称“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发表的大多数研究支持‘纸读作为阅读媒介,仍然比屏幕有优势’这一说法” 。文章例举纸读优于屏读的4个原因:1. 数字设备阻止人们有效地浏览长文本,这可能会微妙地抑制阅读理解;2. 与纸读相比,屏读需要读者消耗更多的脑力资源,并使我们在阅读时更难记住所读的内容;3. 不管读者的阅读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人们在接触电脑或平板电脑时,并没有像纸读时那么气定神闲;4. 屏读无法创造纸上阅读的某些触觉体验,有些读者在缺乏这些体验时会感到不安。这些原因归根到底,是由于阅读环境、阅读媒介和阅读方式发生变化,而导致阅读品质流失,或者影响了读者成为流利、优秀的阅读者。
  古人说读书学习时应该“俯而学,仰而思”。“俯而学”,就是沉下心去深入学习,潜心钻研;“仰而思”,就是在学习过程中思考,理论联系实际。不善于读思结合,最终是无法达到读书的真正目的的。
  閱读是需要静下心来的。读者在屏读时,由于屏幕发光的显示、闪烁的通知、经常会跳出来的广告以及超链接等非阅读内容的干扰,往往更容易分心,读者会在多模态的阅读元素之间来回跳跃,这对于好奇心很强的孩子来说,影响和危害会更大。
  阅读还有很多误区。很多孩子,包括成年人通常将阅读误认为一个单一的任务:拿起一篇文章或者一本书阅读。其实,良好的阅读包括一系列不同的、经常是相互交织的动作,如,“一开始就能通过阅读前的预读猜测文本;在阅读和注释的过程中架构意义;重读,不仅是一次,而且是多次加深理解和建构意义;批判性地提问促进读者自我与文本的对话;用更多的注释、笔记先来消除理解困难,用笔将重点画出来强化记忆”……这些,都是每一个成功的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不厌其烦、乐此不疲做的动作。
  屏读会给读者带来一种“不可掌控感”和“无力感”,而在纸读时,一张张的纸、凝固的文本和可画写的纸张,则会带给读者触觉。这是纸读所带来的一种愉悦体验,是屏读所不能企及的。
  阅读研究专家通过对网络读者行为的描述,认为屏读主要是略读或者浅层阅读:读者常常是浏览和扫描、关键词识别、一次性阅读、非线性阅读和选择性阅读,深度阅读的行为甚少,对于长篇幅的文章会避之不及。某种程度上,在线技术是专门为搜索信息,而不是分析复杂的想法而设计的,所以说,“阅读”的意义在屏读时会变成“发现信息”而不是“思考和理解”。
  屏读的代价是深层次阅读行为——严肃地获取知识、归纳分析、批判性思维、想象力和反思的缺失这样的阅读行为本身是阅读的本质追寻,也一直是解决阅读问题的关键所在。如果略读或者浅读一直主导屏读的话,那么对于阅读原本存在的痼疾和问题无疑是雪上加霜、推波助澜,对大脑进行深度阅读以获得复杂理解能力,产生负面的影响。
  在这个日益数字化的世界里, 我们比以往更需要培养孩子的深度阅读能力。深度阅读能力是对阅读积极热忱、高度专注、自主控制和深度思考的能力。深度阅读是指推动理解的一系列复杂过程,包括推理和演绎推理、类比技巧、批判性分析、反思和洞察力。
  数字化阅读技术和工具的出现,在扩大阅读和娱乐体验范围的同时,的确也带给人们种种问题,只是不能因噎废食,“把孩子和洗脚水一起倒掉了。”所以,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选择,而是如何从两者中得到最好的结果:我们必须改造大脑,适应数字阅读,鼓励批判性阅读和思维的技能,瞄准特别适合数字文本的新技能,并制定教学和评估策略,以帮助孩子培养他们所需的批判性思维技能,无论他们所读的是何种类型的文本阅读。
  家长应该教会孩子根据阅读的目的确定媒介。在阅读之前,家长要想一想希望孩子从阅读中获得什么:当孩子只需要掌握和了解主要信息或思想时,屏读并不比纸读效果差很多,而且速度会快很多;如果想要孩子深入理解和综合观点,就让孩子打印,用纸质材料,然后用传统的方式阅读。家长可以合理安排不同比例或者数量的文本类型,并采取相应的阅读方法,鼓励孩子在纸质阅读和屏幕阅读中切换,培养其可以在各种媒介使用的思维习惯,帮助孩子建立连接纸质阅读技能和数字阅读技能的桥梁。
  正如科学家瓦克所说:要明确意识到现在拥有的科学和技术将会让我们失去什么东西、带来什么新的能力,我们兴奋和谨慎的理由一样多——因为,归根到底,我们需要培养出一种“双读”大脑,即利用每种阅读风格的最佳技能,让孩子既可以在线阅读,也可以在纸质文本上进行深度阅读。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653.html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

  • 卖书 卖书 2020-06-09
  •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