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偷奴“贼”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14 09:14)

废奴主义者乔纳森·沃克手上的“SS”烙印,意为“偷奴贼”。

  众所周知,在美国南方的种植园里,人也曾是一种财产。那么,请依据该逻辑来思考这个问题:假设那时你曾帮助一名受奴役的工人逃跑,你犯了什么罪?
  答案是盗窃罪。

| 名为奴隶的私人动产 |


  这个答案异乎寻常,又令人痛心。在奴隶制的意识形态下,你若是协助奴隶逃跑,就意味着偷走了别人的合法财产——一种名为奴隶的动产。在奴隶主眼中,你可不是什么解放奴隶的高尚人士,而是一个轻罪犯人,没比偷牛贼之类的好多少。你的行为在法律上叫“偷奴”,在有些地方也称“偷人”。即使到了今天,其背后所蕴含的这套理论仍在产生影响。
  与入室盗窃和纵火一样,偷盗奴隶也属于侵犯财产罪。南方各州认为偷奴是“可鄙的行为”。在许多案例中,那些协助解放奴隶的人会因“盗窃”而被起诉,并受到严酷的刑罚。个别州还允许对这类违法者处以死刑。不过在当时,他们大多会被判在环境极其恶劣的监狱里接受漫长的监禁。
  不过,如果一个奴隶能够因为“受到他人怂恿”(当时的术语)而逃跑,那或许正好可以证明,奴隶主的“财产”,是人。但法律总会无视这种矛盾。

| 戴罪入狱的废奴主义者 |


  在那时的报纸上,触目惊心的诉讼案比比皆是。1844年6月,之前从佛罗里达州扬帆起航的乔纳森·沃克船长,戴着镣铐被人押了回来。他被指控偷了七个奴隶。而实际上,沃克是废奴主义者,他本是想帮助那几个奴隶走向自由。法官下令将沃克铐上颈手枷示众,并在其手掌上烙印了代表“偷奴贼”的“SS”。后来,沃克成为了广受欢迎的废奴主义演说家。每到总结陈词时,他都会高举手掌展示那个烙印,并向听众宣告那是“美国国徽”。
  或许有人会辩驳说烙印只是轻微的刑罚,那再来看几份判决吧。1849年,田纳西州某法院对著名废奴主义者理查德·迪林厄姆偷奴一案的审判,登上了全美报纸的头条。迪林厄姆被判处三年监禁。1861年,密苏里州某法院判定一名协助奴隶逃跑的黑人犯有重大盗窃罪,并对其处以五年监禁。在类似的案例中,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的某位法官还曾下过监禁六年的判决。

海报上印有沃克的悬赏令。

埃德蒙森姐妹当时也在“珍珠号”上,后经再次营救,两人于1848年获得自由。

  最为人熟知的要数针对丹尼尔·德雷顿的判决。由他担任船长的“珍珠号”曾试图将75个奴隶运离哥伦比亚特区(各版史料记载数字有差异)。这是美国历史上单次人数最多的非暴力逃跑行动,其影响之大,为后来《汤姆叔叔的小屋》的创作提供了诸多灵感。1848年,在德雷顿一案的审判过程中,其律师表示,从未有哪桩诉讼案是依据一部“沉睡了一个多世纪后被人为唤醒的”特区法令所提起的。由于无力支付高得离谱的罚款,德雷顿与共同被告人被押至监狱接受无限期监禁。幸好,在服刑四年后,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赦免了他们。
  废奴主义者查理·托里因帮助奴隶逃跑而被判犯有盗窃罪,并被处以六年监禁。不幸的是,他在服刑一年半后因染上结核病而离世。托里曾想过一个聪明的办法来反驳扣在自己头上的“偷人”罪名。在狱中,他曾给牧师同事写信,辩称奴隶主才是真的犯了偷人罪——奴隶主违背工人意愿对其强行扣留,并拒绝向工人支付薪水。

| 讽刺意味仍在延续 |


  奴隶主和他们的支持者曾抱怨说“偷窃”是外来人士所为,这话倒是有点道理。一项针对密苏里州“偷奴贼”的研究表明,他们大多是自由州人,还有四位来自国外。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还存在一批昧着良心的“偷奴贼”。他们会用武力或骗术将奴隶诱拐走,再转卖至别处。据信息提供者说,骗术中大多包含某种承诺,类似“会有朋友带你逃到自由州”。最出名的诱拐犯是个名叫麦迪逊·亨德森的黑人。他在拐骗奴隶十余载后才被处决。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虽然这帮人如今能够被我们认定为诱拐犯,但在当时,他们并不能被以诱拐的罪名起诉,因为诱拐指的是掳走并扣留某人。一旦受害者是黑人奴隶,那么遭受侵犯的就是財产,而财产只有被盗窃一说。
  协助奴隶逃跑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因为逃走的人都只能算作财产——请牢记这一条,它有助于我们了解困扰当前的种种问题。看来,历史上“黑人低人一等”观念的影响至今仍未褪去。
  [编译自美国《彭博商业周刊》]
  编辑:马果娜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