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骨肉分离之伤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14 09:13)

| 无声的屠杀 |


  “我的所见所感不是你们婚内人士所能想象的。”说这话的是离婚分居后的一位父亲。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该群体在意大利有400万人之多。慈善机构明爱会估计,其中80万人处于贫困线以下。前任之间的矛盾在暑假更容易被激化——双方都抢着和孩子度过15天的假期,但父亲常常被拒之门外。“这种情况在每年八月和圣诞节都会重复出现。”“离异父亲协会”主席蒂齐亚娜·弗朗奇说,“他们用省下来的几个钱买了机票,想把孩子送到南方的祖父母那儿。但到了约定的日子,前妻突然不接电话。绝望的父亲只好报警,但警察也无能为力。律师在休假,法官都不上班。之后,他们可以尝试提起诉讼。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十月份或许能得到一个答复。可与此同时,暑假也毁了,没人会为此付出代价。”
  双方的第一个问题是如何就起止日期达成一致。有些父亲在私营企业上班,年初就要提前申请好假期,然而前妻是老师,假期安排直至最后一刻都有变数。即使达成一致,各种小把戏依然停不下来:有些妈妈以生病为由拒绝在预定日期交人;有的把孩子带到别处,直接无视协议;还有的以“孩子有生日聚会”为由,要求推迟一天。
  已在协会待了28年的弗朗奇看过林林总总的荒唐行为。她说:“父亲们能做什么呢?我们唯一不建议的就是一直打电话。她关掉手机,他则继续。打到第三通电话就构成‘骚扰’,很有可能面临刑罚。‘男人’与‘受苦’似乎扯不上关系,法庭很难采信,因此都会认为前夫有暴力倾向,纠缠不清,甚至有心理问题。”2019年,离异父亲自杀事件有200多起,一名45岁男子在罗马城南从13楼坠亡。他在脸书上留下一条信息:家庭状况糟糕,我再也过不下去了。
  “这是一场无声的屠杀。我记得几年前,在瓦莱达奥斯塔大区,一位父亲因被控猥亵儿童而自焚。在博洛尼亚,一位著名的医生因涉嫌性侵,失去了12岁女儿的抚养权。意识到小女儿也有可能被带走时,这位父亲杀死了孩子,然后自杀。”说起这些案例,弗朗奇唏嘘不已。

| 抗争之路困难重重 |


  许多离异父亲面临的正是“九九八十一难”。“依照2006年出台的法律,父母共有监护权。规定是规定,但往往只是写在纸上。条例含糊不清,更是给法官留下广泛的解释空间。”社会学家、《离异父母与抚养》一书的作者埃拉尔多·奥利维塔解释道,“五年来,我去过无数协会,听了数百个案例。那些父亲越来越年轻,而且真诚地希望承担抚养责任。父母疏远对孩子具有毁灭性的影响,解决问题的方式不应是对抗。”那不勒斯市的一名离异父亲描述了其漫长且代价极高的抗争:“我们离婚时女儿才8个月大,如今她11岁半。在此期间,我经历了3名法官,换了8位律师。最近5年,我只能在社工的陪同下与女儿见面,一周两次,每次一个半小时。再后来,女儿开始排斥我了。”
  另一个协会“直接抚养”在脸书上拥有众多粉丝。协会主席、律师萨尔瓦托雷·迪马尔蒂诺说:“那些被限制与儿女见面的父亲感到沮丧,经济可能陷入困境,心理也可能出现问题。”该协会曾作过一项调查,询问1271位父亲一个月内与子女共度过多少个夜晚。结果发现,从未共度夜晚的父亲占比为40%,50%少于10个夜晚,只有10%超过了10个夜晚。26岁的意大利排球队员蕾拉·泽里奥托在其作品《我母亲讨厌我》一书中提到自己和弟弟曾作过的一个不同寻常的选择:“十年前父母离婚时,我和弟弟要求法官将我们判给父亲。到现在,我仍记得法庭上那充满怀疑的气氛。”
  父亲在探视孩子时需要社工辅助的案例非常多。有的持續数年,甚至直到孩子长大成人。“如果离异双方冲突较大,则很可能给后续探视带来麻烦。”离婚律师斯蒂凡诺·切拉说,“尤其是在暑假,有些地区很难找到社工帮忙。如此一来,探视权就成了一纸空文。”
  一方面,父亲提出诉求的相关流程繁琐复杂且耗时耗力。另一方面,一次假举报就可以中止他们的探视权。久而久之,孩子与父亲的关系自然就疏远了。米兰省52岁的E·V说:“我们的女儿出生于2007年。然而,三年前我和前妻的关系恶化,天天吵架。有一次,她出言侮辱我,我第一次抄起花瓶吓唬她,她马上报警。我被警察抓走后,再也没有见到过女儿了。我买的房子归前妻所有,每月还要给她400欧元(约合人民币3100元)的抚养费,而我只能投靠孩子祖母。在社工的帮助下,我终于见到了孩子,可她越来越内向。之后,前妻因犯错需要定期到社区中心报到。由于拒绝遵循指令,她被剥夺了女儿的抚养权。执法人员把孩子寄养到了一个陌生的家庭。我和女儿再次见面时,她求我把她带走。我下定决心为此奋战,直到成功为止。”

| 不法律师投井下石 |


  从骚扰到性侵,控诉越来越多,这通常是不法律师的推荐策略,十有八九纯属虚构。来自都灵的父亲P·M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于2008年分居,女儿那时才18个月大。有一天宪兵突然来到我家,搜查房屋,还没收了平板电脑和手机。原来,孩子母亲把女儿带到儿童医院,宣称孩子与我共度一天后生殖器红肿。她向检察院发了一份报告,怀疑存在性侵行为。两年来,我只能在公共场合与女儿见面。后来,即便调查结束,所有卷宗都已封存,我也很难再见到她了。”
  “不要为难爸爸”组织负责人、律师沃尔特·布斯玛说,“少年法庭的审判完全不合情理。仅以冲突为由,法院就可以将孩子带走并把他们寄养到别的家庭,这在意大利很普遍。”
  家庭经济困境导致的冲突也有所增多。根据明爱会最新的报告,超过46%的离异父亲处于贫困状态,其中又有66.1%甚至根本无法负担生活必需品。非营利机构“都灵离婚爸爸”负责人米凯尔·里科塔说:“许多人每月只有150欧元(约合人民币1150元)的生活费,其余的钱都用于偿还贷款,他们背负的可能还有抚养费和房租。父母一直在提供帮助,但也很难让儿子回家住,因为这会对他的家庭经济状况指数产生负面影响,进而失去税收优惠,这样一来日子更没法过了。最终,这些离异父亲只能睡在车上。”伦巴第大区设置了住房干预计划,为有困难的分居父母提供租金补贴,其他地区也准备出台类似政策。这俨然已成为一个需要引起重视的社会问题。
  [编译自意大利《全景》]
  编辑:要媛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