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争“宠”大战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9-14 09:13)

马洛克斯(左)和薇妮

  来自美国罗德岛州的体育裁判保罗·贾鲁索几乎从来不哭,但在前妻禁止他探视他们曾经一起养的两只狗后,这位59岁的男子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这是离婚时唯一一件能够伤害我的事了。”贾鲁索哭泣道。

| 新式抚养权之争 |


  两年来,为了争取到宠物的抚养权,贾鲁索从家事法庭奔走至州最高法院,总共花去了1.5万美元的诉讼费。他认为这场拉锯战物有所值:2019年4月的判决结果允许贾鲁索每周二与周三养育两只狗。当贾鲁索终于再次见到16岁的意大利灵缇犬马洛克斯和14岁的腊肠犬-吉娃娃混血犬薇妮时,两只狗舔得他满脸口水。“它们就像我的孩子,对我来说意味着一切。”膝下无子的贾鲁索说。
  然而,它们也是贾鲁索前妻黛安·马罗拉的全部。她的定制网格浴帘印满了狗狗的照片,汽车牌照上也写着马洛克斯的名字。“我可以对任何事妥协,”马罗拉说,“除了两只狗。”
  离婚律师认为,此类纠纷将越来越普遍。州法院像过去一样援引离婚法条,但尚未意识到如今维系许多家庭关系的纽带,并非源自人。过去三年,三个州修改了当地的离婚条例,将宠物更多地视作家庭成员来对待,而非沙发、电视一类可以被夫妻双方分割的动产。
  “有种观点认为,关于动物的立法不如其他法律重要,这完全是个谬论。”罗德岛州议员、该州新离婚法的提案人夏琳·利马说,她同时也是一只九岁西伯利亚哈士奇犬的主人。离婚律师持相同观点:法院还没有作好准备裁决宠物抚养权之争,由此造成了没完没了的纠纷。2013年,纽约最高法院勉为其难地审理了一只名为乔伊的小狗的抚养权案。虽然当事人最终自行达成了协议,但法院也有所反思:社会对待宠物的方式在变化,此类案件必然增多,法官必须解决这些问题。“爱狗人士对狗的喜爱不会消散,”法官马修·库珀在判决书中写道,“夫妻之间可就不一定了。”

马罗拉每周有五天时间养育两只狗。

| 爱它如爱生命 |


  1897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狗属于公民的个人财产。当时人们对动物的态度远不如现在。在美国从农村社会转型为城市社会之前,养狗主要是为了让其通过劳动或繁殖给主人挣点钱。“后来,它们的角色从役用动物变为人类伙伴。”明尼苏达州家庭律师、《宠物法与抚养权》一书的作者芭芭拉·吉斯森说。
  美国兽医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如今有80%的主人将其宠物视为家庭一员。愈来愈多的爱宠人士从收容所、亲友家或街头收养猫狗,而不是从宠物店或饲养员处购买。几乎所有的猫主人和超过一半的狗主人都搞不清家中宠物的血统,“突然之间,人们争相花钱去拯救那些在黑市不怎么值钱的动物。”吉斯森说,“如今,它们能发挥什么作用已无关紧要,这事关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
  据估计,目前有56.8%~65%的美国家庭饲养宠物。作为主力军的Y世代(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还会把宠物当成孩子一样来疼爱照顾。2018年,某机构对1139名Y世代“铲屎官”作了调查:其中70%的人认为,如果条件允许,他们会请假去照顾初来乍到的宠物;大约有80%的女性和60%的男性表示,自己会把宠物当成小宝宝那般精心呵护。2017—2018年,拥有健康保险的宠物数量增加了18%。
  一项针对2005年飓风卡特里娜幸存者的调查发现,那些在风暴席卷新奥尔良市之前拒绝撤离的人中,有44%是因为不想与宠物分开。这种险境之下的犹豫不决促使一项联邦法案在2006年得以通过,该法案要求州和地方官员将宠物和服务型动物纳入包括疏散方案与灾后庇护在内的救灾计划中。尽管如此,人们依旧不愿在危难之际与宠物分开。2017年,飓风哈维导致洪水涌入了以赛亚·考特尼在休斯顿的家,他抱着38公斤重的比特犬布鲁斯在齐腰深的水中艰难行走。

贾鲁索每周二与周三可陪伴两只狗。

  2016年贾鲁索和马罗拉申请离婚。法官肯定会把两只狗分开,关于这点他们心知肚明。因为从法律意义上来讲,马洛克斯属于贾鲁索,薇妮属于马罗拉,家事法官往往会根据领养文件或其他公文上的收养人姓名来判决宠物的归属。主人虽要分开,但马洛克斯和薇妮已结为一体。因此,这对夫妇决定由马罗拉来照顾它们,而贾鲁索则保有探视权。如果某一人搬出了罗德岛州,他们也有备用计划:贾鲁索可获得每年夏天三个月、圣诞假期以及二月和四月各一周的陪伴时间。
  2017年春天,马罗拉取消了贾鲁索的探视权并诉诸法律。根据法院文件,马罗拉指责贾鲁索没有照顾好两只狗,后者对这一指控予以否认。庭审过程中,马罗拉说她去贾鲁索家接狗时发现马洛克斯失踪了,这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约两小时的搜寻过程中,她心急如焚,以致“吐在了路边”。最后,他们找到了马洛克斯,它安然无恙,只不过被锁在了衣柜里。
  马罗拉要求全权抚养两只狗。“我明白这是场硬仗。”这位54岁的社工说,“我只想让它们在有生之年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
  肯塔基州的一名女子则因为对两只猫的依恋而身陷囹圄。2001年,林恩·戈尔茨坦多次拒绝执行法官将猫咪判给前夫的命令,她把猫藏在朋友的办公室里,当场被捕,最终被判入狱30天。“为了它们,我愿意上刀山下火海。”她说。

| 动物立法任重道远 |


  2017年,阿拉斯加成为首个在离婚纠纷中需要把宠物福祉考虑在内的州,其标准近似儿童监护权的相关案例——允许夫妻双方对宠物享有共同所有权,将宠物纳入家庭暴力保护令的范围。这些被动物保护法律基金会誉为“独特且具有开创性”的法规由州议员马克斯·古伦伯格起草。他曾以家庭律师的身份处理过一起涉及雪橇犬队抚养权的案例。伊利诺伊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分别于2018年和2019年开始效仿阿拉斯加州的相关规定。
  为论证“宠物不仅仅是财产”这一观点,动物保护主义者引证了科学界的研究结果:动物有认知力,有些还有直觉和不同的情绪。狗能以自己的方式理解并爱我们——尽管科学家提出警告,人类对狗狗行为的解释往往存在偏差。比如,当狗用鼻子爱抚你时,它更可能是在寻求安慰。
  然而,新动物权利法的通过并不容易。反对的声音出人意料,比如罗德岛州利马提案的反对方就包括美国兽医协会。他们担心,如果宠物被赋予了更高的法律地位,那兽医从业者的相关工作恐将具备法律效力。“兽医协会及其成员当然爱护宠物,也了解宠物对主人的重要性。但我们仍然认为,目前它们在法律上属于个人财产是合情合理的。”协会发言人迈克尔·圣菲利波在一份声明中如是说。
  其他反对者还包括罗德岛州家事法庭首席法官迈克尔·福特和登记纯种犬的美国犬业俱乐部。他们争辩道,州法院已具备公平裁决宠物归属的能力,因而利马提案有待斟酌。
  2019年11月2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一项法案,将虐待动物定为联邦重罪。目前,已有34个州允许法官将宠物纳入家庭暴力保护令的范围。那些爱宠人士表示,离婚法的修改也指日可待了。
  1993年结为夫妇的贾鲁索与马罗拉从未想过他们的婚姻有朝一日会破裂,也未曾料到爭夺宠物抚养权将是他们离婚过程中最痛苦的部分。等到处理完这些纠纷时,马罗拉已经花掉了3.8万美元。“这是我的全部积蓄。”她颤抖着说。幸而,她每周有五天时间能从两只狗身上得到一些安慰。而且,马罗拉和贾鲁索至少在一点上达成了共识:法院和反对者都必须承认,在争夺宠物抚养权时,离异双方都非常痛苦。“如果你经历了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再阻止新动物权利法的通过了。”贾鲁索说。
  [编译自美国《时代周刊》]
  编辑:要媛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2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