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E逸家网!
E逸家网 > 美文  > 正文

想和你夏天吃冰,冬天滑雪

(来源:网站编辑 2020-08-13 15:47)

1


  入学不久,有一次到了早自习要交语文作业的时候,沈青才发现自己忘了写。“怎么办?待会儿肯定要被班主任点名了。”
  她没想到前桌的许皓会头也不回地递过一本厚厚的笔记。打开一看,全是昨天课上的重点。沈青来不及道谢,便投入了补作业的大军中。


  她抢在第一节早课铃声响起前完成了战斗,感激地拍了拍许皓的后背:“谢了!”许皓却出人意料地微笑着扭过头对她说:“一次两块,画重点一次五块。”
  沈青愣了一会儿,终于弄清楚他在说什么了。她潇洒地一挥手,把早餐钱甩在许皓面前说:“预付,明天的。”许皓欣然接过,沈青忽然脱口而出:“你的字写得真好看。”可下一句话涌到嘴边,她却没往下说。许皓的字,和她的真像。
  这种奇妙的巧合,让她对他无端多出几分不一样的感觉。这时只听到许皓满意地说:“有眼光,我下次给你打九折!”
  后来,许皓笔记的价格涨涨跌跌,给沈青的折扣也从一开始的九折,到后来她死皮赖脸才得来的六八折。从语文发展到政史地,为表诚意与谢意,她索性把自己擅长的理科笔记无偿拿给他看。一来二去,他们不但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沈青的文科成绩也有了不小的涨幅。
  有一天,沈青踩着上课铃进教室,远远看到隔壁组的白苏在许皓身边说着什么。白苏离开后,她戳了戳许皓的脊背问:“你们刚才在干吗?”许皓在作业本最后一页写上字,递给她:“白苏让我帮她记笔记。”
  沈青快速回复:“然后呢?”奇怪的是,许皓竟然答非所问:“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懒了,文科的课你几乎都不听。下次考试要怎么办?要不以后你还是自己注意听讲吧?”
  许皓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时间,迅速扭过头来,开玩笑地问:“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沈青倒吸一口凉气:“反正,你以后就是不帮我了?”没想到,许皓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真的被许皓说中了。一周后,期中考的成绩下来,她理科全优,文科成绩全都马马虎虎。许皓拨开她的胳膊,抢过成绩单,嘴里振振有词:“我说什么来着?真不该把你惯坏了。”
  她听到“惯坏”两个字,耳根一热,激动得想把单子抢回来。许皓却猝不及防一本正经地看着她说:“从今天开始,晚自习我给你补课吧?”

2


  周一的升旗仪式,按学校规定所有人必须穿校服参加。但沈青不想背着笨重的校服来学校,为此,她已经让班里丢掉了好多荣誉分,班主任终于点名批评了她。
  沈青小声嘟囔着:“好烦啊,可是我真的不想穿校服。”声音虽小,却足够让坐在前面的许皓听见。很快,他扔过来一张字条:“下周一,我帮你带。”
  周一一早,即将记迟到时,许皓才风风火火地出现在教室门口。他放下书包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从身上脱下一件校服,塞到沈青怀里。令沈青瞠目结舌的是,他脱下一件,身上还有一件!
  许皓露出一个“怎么样,我厉害吧”的表情:“我表哥的,他转学了。”说完,他邀功地朝她眨眨眼。沈青赶紧双手合十,做崇拜状:“以后你每周一都帮我带校服吗?”许皓看看她,脸上仿佛写着“真拿你没办法”,说道:“行了,升旗仪式结束之后你再还我。”
  沈青试探着问:“你最近对我这么好,该不会是对我……”没等许皓反驳,沈青又大声笑起来,“我开玩笑的,我们是好朋友嘛!”许皓只好伸手敲她的头:“我是为你好!”
  “什么为我好?”
  “我晚上给你补课,”许皓掷地有声,“不然还有什么?”

3


  以前上自习,沈青通常都是能写数学作业就绝对不看政史地,能研究物理竞赛就绝不默写文言文、背英语。现在可好,欠了许皓一堆人情,她哪里还能拒绝恩人的帮助?
  许皓认真地帮她在课本上画重点,她却走神地听着他的讲解。许皓忽然质疑地盯着她的眼睛,“你到底认真听了没?”“听了,听了。”她嘴上应承着,手上的笔却在稿纸上来回地写写画画。
  谁也没想到,年级主任会在这个时间突然出现,他大声念出了沈青的名字,而各科老师的得意门生许皓幸免于难。沈青有些尴尬地站起来,这时她看到许皓也站起来了。
  许皓主动揽下所有的责任:“是我在给沈青讲题,我们有证据。”许皓说着指了指沈青手里的书本。
  那天下了自习后,沈青默不作声地收拾东西离开教室,发现许皓就走在她的前面。如果是以前,她肯定湊上前去跟他打招呼,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莫名地觉得尴尬。这时,她发现许皓在路灯下停了脚步,白苏几步追赶到他身边,然后两个人有说有笑地朝校门口走去。她胸口一阵难受。

4


  高二文理分科,沈青选了理科,许皓也选的理科,但没能再分在同一个班。转眼进入高三,高考前夕课业繁忙,沈青给许皓写了一张卡片,犹豫再三,还是没能交到他手上。一直拖到高考结束,她跑去约他,说我们明天去野炊吧。许皓一口答应下来。
  隔天清早,在学校门口碰面后,许皓惊讶地发现原来只有他们两个单独行动。“你没有约别人?我还以为有很多同学呢。”
  沈青微笑,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些:“以前的同学分班之后都联系得少了。对了,你打算报什么大学?”许皓随口说出两所院校的名字,都和她想去的城市相距甚远。她终于清楚地被提醒着:他们要分别了。
  和他并肩爬到半山腰的位置,他们找了一块平地坐下。沈青把吃的从背包里一件一件地拿出来,小声说:“散伙饭,我请你。”说完,她本来是想哈哈大笑的,可看着许皓突然收敛笑意的面容,她眼眶一涩。“别瞎说。”许皓轻轻地推了她一下。
  她偏着头,越过他的侧脸眺望远方,青山绿水间,她忽然大声说:“许皓,我怕上大学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帮我带校服了。”许皓“噗”的一声笑了:“你怎么还那么懒啊?”
  一年后的夏天,沈青看到许皓的QQ空间更新了动态。他一口气上传了多张照片,没过几分钟,空间提示有新消息,是许皓在问她:“怎么样?你想来玩吧?”沈青一下子蒙了。
  她一怔,眼泪掉在手背上。手机却在这时候突然响了,是未知号码。慌忙中她按下了接听键:“喂?”
  许皓顿了顿说:“刚才我和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任务是给最想念的人打一通电话。我才发现我们好久没见了。”
  “你刚才说,最想念的人?”
  不知是不是信号不好,通话意外中断。直到两分钟后,沈青收到他发来的短信:我还爱吃蛋炒饭,二十天去一次理发店,喜欢看电影和听歌,有很多话想跟你说。想夏天和你去吃冰,冬天带你去滑雪。大学四年很长,不过,我答应了你要经常去看你,我就一定会做到。

版权保护: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 meiwen/1579.html

上一篇:随机应变 下一篇:群体与个人
网站主人soyouso
理工男,无聊上班族。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阅读中医古籍,在家看电影大片。线上购物,线下取快递,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
  • 热门文章

  • 卖书 卖书 2020-06-09
  • 人与自然 人与自然 2020-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