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我想长成一棵树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8-12 18:54)
文章正文
  我家门前有一条不宽的河,大人们叫它中东河。入夏前,我总喜欢沿着中东河走,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拇指大小的螃蟹,趴在河边浅浅的淤泥上吐着白色的泡泡。到了秋天,低低的草丛里会有一朵朵如棉花般的蒲公英,我会乐此不疲地摘下蒲公英,鼓起腮帮子,用力一吹,盯着那小小的绒球,期待它能飘到更远的地方。
  升入中学,我还是会沿着中东河回家。不同的是,我不会再沉迷于蒲公英的种子到底能飞多远。在中东河公园的外围,种植着一排香樟树,香樟树的下面往往还有低低的枫树,在枫树的下面,有着我叫不出名字的灌木,它们长得层次分明,郁郁葱葱。
  相同的是,每次考试的试卷都要家长签名,于是,我路上的心情就会随着考试成绩忽明忽暗,高低起伏。印象中考试分数最低的那一次,我怀疑自己在答题时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了,可是现实仍然是现实,我需要拿着试卷回家。从进家门的那一刻开始煎熬,反复在心中积攒着勇气,积攒到我能够开口的前一秒。
  爸爸瞬间变了脸色,他深吸了一口气,叫出了我的全名。那一刻,我心里慌得宛如面临万丈深渊,甚至不敢抬头,只能死死地盯着书桌上的一个点。
  “肯定是你上课没认真听讲,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让你分心了?”妈妈抢先一步,连珠炮似的发问。
  “你把试卷拿来给我看下,你先去洗澡。”爸爸的声音平缓稳重,如临大赦的我立刻拿起衣服,安静地走进浴室,在关门的那一刻,我听到了父母的争吵。
  万幸,我还是安然地渡过了那个晚上,取而代之的是,三天后的周末,爸爸在书房和我待了三个小时,讨论我的学习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转眼到了假期,晚餐后沿着中东河散步成了我和爸爸的日常。我挽着爸爸的手,沿着鹅卵石小路,慢悠悠地晃了一圈又一圈,谈学校的事、同学的事、未来的事。爸爸总是安静地听着,偶尔会和我交流一下想法。妈妈会在窗台前看着我俩归来,而后略带嫉妒地抱怨:“中东河很快就要改建了,到时候看你们去哪里晃荡。”
  直到我大学开学报到时,中东河的改建还没有完成。我的目光跳过一人多高的蓝色围栏,落在尘土飞扬中的香樟树顶上,不知道它树下的枫树、枫树下的灌木,以及灌木下的蒲公英都还好吗?原来,那些我日日看遍的树木早已在我的心里发了芽。
  “等你回来的时候,这边就该建好了!”爸爸提着我的行李,把我送上了车,我回过头,看到爸爸还站在原地目送我,揉了揉肩膀。
  妈妈的嫉妒心依然在延续,每隔几天,我就会和爸爸打电话,告诉他学校的事情和生活的事情。挂了电话,室友的目光便向我聚集,我成了她们艳羡的对象。
  放假回家,爸爸早早地等在了火车站,一看到我,就顺手接过我的行李箱,我挽着爸爸的胳膊,言谈之间提及了小时候。爸爸笑着说:“有些小时候你认为世界末日的错事,等你长大一点,就觉得这根本不算什么。爸爸只是想等你长大后,自己去体会更大的世界。”
  后来,中东河花园改建完工了,香樟树郁郁葱葱,它庇护下的灌木依然勃勃生长。原來,香樟是一种这么温柔的树呢,我也想长成像它那样的树,为底下的灌木遮风挡雨。等我长成了,就有粗壮的树枝,足够成为当初庇护我的那棵老香樟树的依仗,我们彼此交错,彼此相连,就好像我们从未分开过。
上一篇:菲利普斯夫人,你错了 下一篇:地铁里的一股清流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