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做一只有生命的蝴蝶

(来源:网站编辑 2019-08-12 18:53)
文章正文
  罡风来袭,我们不做被命运流放的纸片,要做有生命的蝴蝶。
  电影《永恒记忆》里真实记录了瑞典第一位摄影家的故事。
  20世纪初的瑞典社会动荡,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双双匮乏。玛拉·拉森是位家庭主妇,操持着不富裕的家。一次,她在去照相馆变卖一部在购买奖券后得到的相机时,遇到了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照相馆老板佩德森。在佩德森的劝说下,她尝试着拿起相机。从此,透过镜头,她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与男人们通过暴力对现实表现不满的方式不同,这个经受了太多家庭暴力和屈辱的女人,用镜头去寻得心灵的另一份宁静,并改变了人生深层次的轨迹。自从拿起了相机,玛拉突然发现她可以控制镜头对向何方,控制审视生活的距离,控制镜头涵盖的人群,她突然发现,生活原来是可控的。从此,她的精神世界改变了,她开始快乐地生活。慢慢地,社区里越来越多的人邀请她摄影,这更加深了她的这份自信,她的社交圈子被打开,她也拥有了更多的自主性。小小的镜头让她面对的依然是这个保守的城镇,这个被大男子主义控制下的家庭,但是又让她得以超脱这一切。
  老绅士佩德森出场不多,但他在玛拉的几次绝望时给予了一种恰到好处的救赎:“人打开了一条通道,是无力回头的。那是个值得你记录的世界,它是永恒的。”佩德森甘愿做玛拉的模特,和他家里忠实的老狗一起。他鼓励玛拉:“你拍得真好,我和我的狗越来越像了。”
  慷慨、热心、温和、宽容……这些人性之爱,正通过玛拉的镜头,淋漓尽致地涌现出来,流经许多人的心田。
  蔡澜先生曾写过一件小事:他去一家餐厅吃饭,看到一个小伙扮成小丑,用气球扎出各式各样的动物图形,把来吃饭的孩子们逗得很开心。他每周来两次,每次1个小时,一次可以赚700元。不过这只是他的副业,他的主业是送快递。蔡澜先生问他,怎么学得的这一手绝活儿,他笑着说,买书自学,多试几次就会了,可以增加收入,还能让别人开心,何乐而不为?蔡澜先生佩服不已。他如果只是抱怨父母拼不过别人、工作太辛苦,整天愁眉苦脸,那么他的生活过得怎样就可想而知了。
  小伙的内心塞满了爱,抱怨就没有地方落脚了。事实证明,抱怨是最无用的行径,当你不停地抱怨,不停地祈求上帝帮你实现这个愿望、那个愿望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上帝是世间精神的导师,不是你家的保姆!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几个年纪轻轻的同学生病住院,家人出了车祸,险遭不测……生命中太多的猝不及防,让我们无从闪躲,疲于应对。我们唯有谨小慎微地去爱,如履薄冰地去珍惜。活着就要寻找属于你的幸福和快乐:想走的时候,脚下有路;想歇息的时候,头上有荫;回家的路上,有一盏灯;到家的时候,有一个拥抱——这就是幸福。晨跑时,遇到一只可爱的小松鼠,和我对视了三秒;昨天我自己做了红烧鲫鱼,味道還不赖;同事小胖支持的球队赢了,热情地与我相拥庆祝;看到一个很好笑的笑话,皱纹秒增三条半——这都是快乐。它们很小很小,小得如同尘埃里一只蚂蚁的触须。
  罡风来袭,我们不做被命运流放的纸片,要做有生命的蝴蝶。这无常的风,永远无法将我们吹跑,只要心中有爱,就可以牢牢地钉在这美好的世界里。
  心中有爱,万物芬芳。
上一篇:不时鲑 下一篇:菲利普斯夫人,你错了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